阿朱就是阿朱。四海列国,千秋万载,就只一个阿朱,岂是一千个、一万个美人所能代替的了的?

   2
【Thorki】Before The Begining ⚠️涉及剧透 Loki。他想。我的弟弟。 他已经记不大清了,只有一些很琐碎的片段。阿斯加德的子民散落在太空里,Loki躺在那些尸体之间,未及合上的双眼依然如同阿斯加德的草原那样浓绿。他挣脱开一切向他爬过去,中间是生与死,万仞银河。他想真是好远,原来这么多年来,我同你只是隔了这么远。 我的弟弟,他想。我的爱人。 他把嘴唇印在Loki凉凉的嘴角上。 他试图伸手合上那双眼,颤抖的双手却被长而柔软的睫毛刺伤。他碰也不敢碰,好像下一刻洛基就会化成灰烬一样。他想起从前翻覆的梦魇,他的弟弟在无限深的宇宙里沉降坠落,他却抓不住他的指尖。如今他的指尖确切地握在手里了。 他终于...    27
你不会老 你永远是二十四岁白衣少年 眼睛亮晶晶盛了两汪溪水 睫毛一抖就要落下滚烫热泪来 你那么瘦 脆弱的耳朵上种着耳钉 不化妆的时候脸上有两颗小痣 下颚骨的弧线像是折断的雁羽 你的声音绵软 是一挣即断的情愫 那年你叫别人哥哥 细眼睛厚嘴唇眉毛淡淡的 笑起来像个小妖精 可是背影又倔强而决绝我记得你白色的皮肤和乌木一样浓黑的发 你的汗水 声音 眼泪 爱情我们都会老去 但你不会    42
   48
【红兴】人非草木 *现背 红雷哥视角 人非草木 * 二十岁那年的冬天,哈尔滨下了场大雪。落雪纷纷扬扬下了许久,像天上往尘世里倒绵白砂糖。你不怕冷,骑着二八杠大街小巷的跑,于是眼睫上也占了一层冰凉的糖,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。你给喜欢的姑娘买了两根糖葫芦,揣着手等师傅将热浆淋到山楂上。热气儿柔若无骨的打湿你,你眼中的糖葫芦红得像天刚放晴时分打东山升起来的太阳,像姑娘红艳艳的嘴唇,可再红也没你的心红。你心里的炭火滚烫着灼人,能将世上的雪都烧成江河,将江河上的厚冰一一融化,化成来年三月的一汪春水,那水里翻滚着的鱼就是你年轻的信仰。 你接过裹了层糯米纸的糖葫芦,囫囵着东北口音跟人家讲了句谢谢您,蹬...    108
【红兴】身骑白马 (最近圈子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希望能同你们一起长久 隐忍的爱下去❤️ *现背 身骑白马 * 你今年二十六岁,二十六年零七天,近七千个日月。你从前总掰着手指数,一天一天,从十八岁到二十五岁,岁月就从数九寒冬里的冰碴子融化成一滩水,温柔又冰冷地沾湿了每一个指尖。后来你也不知道自己是希冀还是畏惧,你要吃蔬菜,要节食,要尽量多的睡眠,要从瘦弱的蝴蝶骨中挣扎出赤裸的羽翼,你要长大。 你不失眠的日子里总做一个梦,你看见天际的太阳被沥青一样柔若无骨的黑暗裹挟住,那太阳那样滚烫又那样渺小,冰冷刺骨的海水从脚踝到腰际将你打湿。你思忖着那到底是黎明抑或黄昏,天色    88
“好好长大,愿你平安喜乐。”    24
   17
【红兴】眼前月 *现背 ooc *祝大家节日快乐 但愿人长久 眼前月 * 他在那一刻觉得,自己一直在等的从来不是“我喜欢你”“我爱你”,而是走过千山万水,有人拍去他周身仆仆的风尘,在某个月色如同流水的深夜,同他说这一句,我都知道。 * 张艺兴再去南方,已经是九月末十月初的时分。日子如同流水一般潺潺走过人的指缝,只余留手掌之中一点儿清冽的甜。在无休止的通告,极度缺失的睡眠里他总来不及去思量这半分无端的甜,但万千洪流之间的须臾一瞬想起了,心中便下了场翻山倒海的骤雨。 立秋过去一个来月,南方依然潮热,天上总郁结着一层绵绵的云,时不时飘洒些雨滴下来。张艺兴将口罩挂在...    63
这个小朋友,是我喜欢的人。他很好,脾气不好也好,太过天真也好,什么都好。这世上一百个人对他有一百零一种期望,要他变得强大,要他孝顺养家,要他有演技,要他够美丽,要他做正面典型,要他能带来商机。我只愿他健康无忧,活得轻松。——《美貌即原罪》    65

© 苏唱晚 | Powered by LOFTER